[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音图 音图PDF 音图字幕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西游漫注(xymzmp3)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





作者  吴承恩/挪威龙王  播音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第十二回


《西游记》第十二回 
玄奘秉诚建大会 观音显象化金蝉



诗曰:
龙集贞观正十三,王宣大众把经谈。道场开演无量法,云雾光乘大愿龛。
御敕垂恩修上刹,金蝉脱壳化西涵。普施善果超沉没,秉教宣扬前后三。
  贞观十三年,岁次己巳,九月甲戌初三日,癸卯良辰。陈玄奘大阐法师,聚集一千二百名高僧,都在长安城化生寺开演诸品妙经。那皇帝早朝已毕,帅文武多官,乘凤辇龙车,出离金銮宝殿,径上寺来拈香。怎见那銮驾?真个是——
  一天瑞气,万道祥光。仁风轻淡荡,化日丽非常。千官环佩分前后,五卫旌旗列两旁。执金瓜,擎斧铖,双双对对;绛纱烛,御炉香,霭霭堂堂。龙飞凤舞,鹗荐鹰扬。圣明天子正,忠义大臣良。介福千年过舜禹,升平万代赛尧汤。又见那曲柄伞,滚龙袍,辉光相射;玉连环,彩凤扇,瑞霭飘扬。珠冠玉带,紫绶金章。护驾军千队,扶舆将两行。这皇帝沐浴虔诚尊敬佛,皈依善果喜拈香。
  唐王大驾,早到寺前,吩咐住了音乐响器,下了车辇,引着多官,拜佛拈香。三匝已毕,抬头观看,果然好座道场。但见——
  幢幡飘舞,宝盖飞辉。幢幡飘舞,凝空道道彩霞摇;宝盖飞辉,映日翩翩红电彻。世尊金象貌臻臻,罗汉玉容威烈烈。瓶插仙花,炉焚檀降。瓶插仙花,锦树辉辉漫宝刹;炉焚檀降,香云霭霭透清霄。时新果品砌朱盘,奇样糖酥堆彩案。高僧罗列诵真经,愿拔孤魂离苦难。
  太宗文武俱各拈香,拜了佛祖金身,参了罗汉。又见那大阐都纲陈玄奘法师引众僧罗拜唐王。礼毕,分班各安禅位,法师献上济孤榜文与太宗看。榜曰:
  至德渺茫,禅宗寂灭。清净灵通,周流三界。千变万化,统摄阴阳。体用真常,无穷极矣。观彼孤魂,深宜哀愍。此奉太宗圣命:选集诸僧,参禅讲法。大开方便门庭,广运慈悲舟楫,普济苦海群生,脱免沉疴六趣。引归真路,普玩鸿蒙;动止无为,混成纯素。仗此良因,邀赏清都绛阙;乘吾胜会,脱离地狱凡笼。早登极乐任逍遥,来往西方随自在。
  诗曰:一炉永寿香,几卷超生箓。无边妙法宣,无际天恩沐。
  冤孽尽消除,孤魂皆出狱。愿保我邦家,清平万年福。
  太宗看了满心欢喜,对众僧道:“汝等秉立丹衷,切休怠慢佛事。待后功成完备,各各福有所归,朕当重赏,决不空劳。”那一千二百僧,一齐顿首称谢。当日三斋已毕,唐王驾回。待七日正会,复请拈香。时天色将晚,各官俱退。怎见得好晚?你看那——
  万里长空淡落辉,归鸦数点下栖迟。满城灯火人烟静,正是禅僧入定时。
  一宿晚景题过。次早,法师又升坐,聚众诵经不题。

  却说南海普陀山观世音菩萨,自领了如来佛旨,在长安城访察取经的善人,日久未逢真实有德行者。忽闻得太宗宣扬善果,选举高僧,开建大会,又见得法师坛主,乃是江流儿和尚,正是极乐中降来的佛子,又是他原引送投胎的长老,菩萨十分欢喜。就将佛赐的宝贝,捧上长街,与木叉货卖。你道他是何宝贝?有一件锦蝠异宝袈裟、九环锡杖,还有那金紧禁三个箍儿,密密藏收,以俟后用。只将袈裟、锡杖出卖。长安城里,有那选不中的愚僧,倒有几贯村钞。见菩萨变化个疥癞形容,身穿破衲,赤脚光头,将袈裟捧定,艳艳生光,他上前问道:“那癞和尚,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菩萨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那愚僧笑道:“这两个癞和尚是疯子,是傻子!这两件粗物,就卖得七千两银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许多!拿了去,卖不成!”那菩萨更不争吵,与木叉往前又走。行勾多时,来到东华门前,正撞着宰相萧星散朝而回,众头踏喝开街道。那菩萨公然不避,当街上拿着袈裟,径迎着宰相。宰相勒马观看,见袈裟艳艳生光,着手下人问那卖袈裟的要价几何。菩萨道:“袈裟要五千两,锡杖要二千两。”萧星道:“有何好处,值这般高价?”菩萨道:“袈裟有好处,有不好处;有要钱处,有不要钱处。”萧星道:“何为好?何为不好?”菩萨道:“着了我袈裟,不入沉沦,不堕地狱,不遭恶毒之难,不遇虎狼之穴,便是好处;若贪淫乐祸的愚僧,不斋不戒的和尚,毁经谤佛的凡夫,难见我袈裟之面,这便是不好处。”又问道:“何为要钱,不要钱?”菩萨道:“不遵佛法,不敬三宝,强买袈裟、锡杖,定要卖他七千两,这便是要钱;若敬重三宝,见善随喜,皈依我佛,承受得起,我将袈裟、锡杖,情愿送他,与我结个善缘,这便是不要钱。”萧星闻言,倍添春色,知他是个好人,即便下马,与菩萨以礼相见,口称:“大法长老,恕我萧星之罪。我大唐皇帝十分好善,满朝的文武,无不奉行。即今起建水陆大会,这袈裟正好与大都阐陈玄奘法师穿用。我和你入朝见驾去来。”
  菩萨欣然从之,拽转步,径进东华门里。黄门官转奏,蒙旨宣至宝殿。见萧星引着两个疥癞僧人,立于阶下,唐王问曰:“萧星来奏何事?”萧星俯伏阶前道:“臣出了东华门前,偶遇二僧,乃卖袈裟与锡杖者。臣思法师玄奘可着此服,故领僧人启见。”太宗大喜,便问那袈裟价值几何。菩萨与木叉侍立阶下,更不行礼,因问袈裟之价,答道:“袈裟五千两,锡杖二千两。”太宗道:“那袈裟有何好处,就值许多?”菩萨道:
  这袈裟,龙披一缕,免大鹏蚕噬之灾;鹤挂一丝,得超凡入圣之妙。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这袈裟是冰蚕造练抽丝,巧匠翻腾为线。仙娥织就,神女机成。方方簇幅绣花缝,片片相帮堆锦饾。玲珑散碎斗妆花,色亮飘光喷宝艳。穿上满身红雾绕,脱来一段彩云飞。三天门外透玄光,五岳山前生宝气。重重嵌就西番莲,灼灼悬珠星斗象。四角上有夜明珠,攒顶间一颗祖母绿。虽无全照原本体,也有生光八宝攒。这袈裟,闲时折迭,遇圣才穿。闲时折迭,千层包裹透虹霓。遇圣才穿,惊动诸天神鬼怕。上边有如意珠、摩尼珠、辟尘珠、定风珠。又有那红玛瑙、紫珊瑚、夜明珠、舍利子。偷月沁白,与日争红。条条仙气盈空,朵朵祥光捧圣。条条仙气盈空,照彻了天关;朵朵祥光捧圣,影遍了世界。照山川,惊虎豹;影海岛,动鱼龙。沿边两道销金锁,叩领连环白玉琮。
  诗曰:
三宝巍巍道可尊,四生六道尽评论。明心解养人天法,见性能传智慧灯。

护体庄严金世界,身心清净玉壶冰。自从佛制袈裟后,万劫谁能敢断僧?
  唐王在那宝殿上闻言,十分欢喜,又问:“那和尚,九环杖有甚好处?”菩萨道:我这锡杖,是那——
铜镶铁造九连环,九节仙藤永驻颜。入手厌看青骨瘦,下山轻带白云还。
摩呵五祖游天阙,罗卜寻娘破地关。不染红尘些子秽,喜伴神僧上玉山。
  唐王闻言,即命展开袈裟,从头细看,果然是件好物,道:“大法长老,实不瞒你,朕今大开善教,广种福田,见在那化生寺聚集多僧,敷演经法。内中有一个大有德行者,法名玄奘。朕买你这两件宝物,赐他受用。你端的要价几何?”菩萨闻言,与木叉合掌皈依,道声佛号,躬身上启道:“既有德行,贫僧情愿送他,决不要钱。”说罢,抽身便走。唐王急着萧禹扯住,欠身立于殿上,问曰:“你原说袈裟五千两,锡杖二千两,你见朕要买,就不要钱,敢是说朕心倚恃君位,强要你的物件?更无此理。朕照你原价奉偿,却不可推避。”菩萨起手道:“贫僧有愿在前,原说果有敬重三宝,见善随喜,皈依我佛,不要钱,愿送与他。今见陛下明德止善,敬我佛门,况又高僧有德有行,宣扬大法,理当奉上,决不要钱。贫僧愿留下此物告回。”唐王见他这等勤恳甚喜,随命光禄寺大排素宴酬谢。菩萨又坚辞不受,畅然而去,依旧望都土地庙中隐避不题。

  却说太宗设午朝,着魏征赍旨,宣玄奘入朝。那法师正聚众登坛,讽经诵偈,一闻有旨,随下坛整衣,与魏征同往见驾。太宗道:“求证善事,有劳法师,无物酬谢。早间萧星迎着二僧,愿送锦蝠异宝袈裟一件,九环锡杖一条。今特召法师领去受用。”玄奘叩头谢恩。太宗道:“法师如不弃,可穿上与朕看看。”长老遂将袈裟抖开,披在身上,手持锡杖,侍立阶前。君臣个个欣然。诚为如来佛子,你看他——
  凛凛威颜多雅秀,佛衣可体如裁就。辉光艳艳满乾坤,结彩纷纷凝宇宙。
  朗朗明珠上下排,层层金线穿前后。兜罗四面锦沿边,万样稀奇铺绮绣。
  八宝妆花缚钮丝,金环束领攀绒扣。佛天大小列高低,星象尊卑分左右。
  玄奘法师大有缘,现前此物堪承受。浑如极乐活罗汉,赛过西方真觉秀。
  锡杖叮噹斗九环,毗卢帽映多丰厚。诚为佛子不虚传,胜似菩提无诈谬。
  当时文武阶前喝采,太宗喜之不胜,即着法师穿了袈裟,持了宝杖,又赐两队仪从,着多官送出朝门,教他上大街行道,往寺里去,就如中状元夸官的一般。这位玄奘再拜谢恩,在那大街上,烈烈轰轰,摇摇摆摆。你看那长安城里,行商坐贾、公子王孙、墨客文人、大男小女,无不争看夸奖。俱道:“好个法师,真是个活罗汉下降,活菩萨临凡!”玄奘直至寺里,僧人下榻来迎。一见他披此袈裟,执此锡杖,都道是地藏王来了,各各归依,侍于左右。玄奘上殿,炷香礼佛,又对众感述圣恩已毕,各归禅座。又不觉红轮西坠,正是那——
  日落烟迷草树,帝都钟鼓初鸣。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前寂静。
  上刹辉煌灯火,孤村冷落无声。禅僧入定理残经,正好炼魔养性。
  光阴拈指,却当七日正会,玄奘又具表,请唐王拈香。此时善声遍满天下。太宗即排驾,率文武多官、后妃国戚,早赴寺里。那一城人,无论大小尊卑,俱诣寺听讲。当有菩萨与木叉道:“今日是水陆正会,以一七继七七,可矣了。我和你杂在众人丛中,一则看他那会何如,二则看金蝉子可有福穿我的宝贝,三则也听他讲的是那一门经法。”两人随投寺里。正是有缘得遇旧相识,般若还归本道场。入到寺里观看,真个是天朝大国,果胜裟婆,赛过祗园舍卫,也不亚上刹招提。那一派仙音响亮,佛号喧哗。这菩萨直至多宝台边,果然是明智金蝉之相。诗曰:
  万象澄明绝点埃,大典玄奘坐高台。超生孤魂暗中到,听法高流市上来。
  施物应机心路远,出生随意藏门开。对看讲出无量法,老幼人人放喜怀。
  又诗曰:
  因游法界讲堂中,逢见相知不俗同。尽说目前千万事,又谈尘劫许多功。
  法云容曳舒群岳,教网张罗满太空。检点人生归善念,纷纷天雨落花红。
  那法师在台上,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这菩萨近前来,拍着宝台厉声高叫道:“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玄奘闻言,心中大喜,翻身跳下台来,对菩萨起手道:“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见前的盖众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菩萨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正讲处,有那司香巡堂官急奏唐王道:“法师正讲谈妙法,被两个疥癞游僧,扯下来乱说胡话。”王令擒来,只见许多人将二僧推拥进后法堂。见了太宗,那僧人手也不起,拜也不拜,仰面道:“陛下问我何事?”唐王却认得他,道:“你是前日送袈裟的和尚?”菩萨道:“正是。”太宗道:“你既来此处听讲,只该吃些斋便了,为何与我法师乱讲,扰乱经堂,误我佛事?”菩萨道:“你那法师讲的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脱苦,寿身无坏。”太宗正色喜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于何处?”菩萨道:“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太宗道:“你可记得么?”菩萨道:“我记得。”太宗大喜道:“教法师引去,请上台开讲。”
  那菩萨带了木叉,飞上高台,遂踏祥云,直至九霄,现出救苦原身,托了净瓶杨柳。左边是木叉惠岸,执着棍,抖擞精神。喜的个唐王朝天礼拜,众文武跪地焚香,满寺中僧尼道俗,士人工贾,无一人不拜祷道:“好菩萨,好菩萨!”有词为证,但见那——
  瑞霭散缤纷,祥光护法身。九霄华汉里,现出女真人。那菩萨,头上戴一顶金叶纽,翠花铺,放金光,生锐气的垂珠缨络。身上穿一领淡淡色,浅浅妆,盘金龙,飞彩凤的结素蓝袍。胸前挂一面对月明,舞清风,杂宝珠,攒翠玉的砌香环珮;腰间系一条冰蚕丝,织金边,登彩云,促瑶海的锦绣绒裙。面前又领一个飞东洋,游普世,感恩行孝,黄毛红嘴白鹦哥。手内托着一个施恩济世的宝瓶,瓶内插着一枝洒青霄,撒大恶,扫开残雾垂杨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三天许出入,这才是救苦救难观世音。
  喜的个唐太宗,忘了江山;爱的那文武官,失却朝礼。盖众多人,都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太宗即传旨:教巧手丹青,描下菩萨真象。旨意一声,选出个图神写圣远见高明的吴道子,此人即后图功臣于凌烟阁者。当时展开妙笔,图写真形。那菩萨祥云渐远,霎时间不见了金光。只见那半空中,滴溜溜落下一张简帖,上有几句颂子,写得明白。颂曰:
  礼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程途十万八千里,大乘进殷勤。
  此经回上国,能超鬼出群。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太宗见了颂子,即命众僧:“且收胜会,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再秉丹诚,重修善果。”众官无不遵依。当时在寺中问曰:“谁肯领朕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问不了,旁边闪过法师,帝前施礼道:“贫僧不才,愿效犬马之劳,与陛下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唐王大喜,上前将御手扶起道:“法师果能尽此忠贤,不怕程途遥远,跋涉山川,朕情愿与你拜为兄弟。”玄奘顿首谢恩。唐王果是十分贤德,就去那寺里佛前,与玄奘拜了四拜,口称“御弟圣僧”。玄奘感谢不尽道:“陛下,贫僧有何德何能,敢蒙天恩眷顾如此?我这一去,定要捐躯努力,直至西天。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随在佛前拈香,以此为誓。唐王甚喜,即命回銮,待选良利日辰,发牒出行,遂此驾回各散。
  玄奘亦回洪福寺里。那本寺多僧与几个徒弟,早闻取经之事,都来相见,因问:“发誓愿上西天,实否?”玄奘道:“是实。”他徒弟道:“师父呵,尝闻人言,西天路远,更多虎豹妖魔。只怕有去无回,难保身命。”玄奘道:“我已发了弘誓大愿,不取真经,永堕沉沦地狱。大抵是受王恩宠,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我此去真是渺渺茫茫,吉凶难定。”又道:“徒弟们,我去之后,或三二年,或五七年,但看那山门里松枝头向东,我即回来。不然,断不回矣。”众徒将此言切切而记。
  次早,太宗设朝,聚集文武,写了取经文牒,用了通行宝印。有钦天监奏曰:“今日是人专吉星,堪宜出行远路。”唐王大喜。又见黄门官奏道:“御弟法师朝门外候旨。”随即宣上宝殿道:“御弟,今日是出行吉日。这是通关文牒。朕又有一个紫金钵盂,送你途中化斋而用。再选两个长行的从者,又银絺的马一匹,送为远行脚力。你可就此行程。”玄奘大喜,即便谢了恩,领了物事,更无留滞之意。唐王排驾,与多官同送至关外,只见那洪福寺僧与诸徒将玄奘的冬夏衣服,俱送在关外相等。唐王见了,先教收拾行囊马匹,然后着官人执壶酌酒。太宗举爵,又问曰:“御弟雅号甚称?”玄奘道:“贫僧出家人,未敢称号。”太宗道:“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玄奘又谢恩,接了御酒道:“陛下,酒乃僧家头一戒,贫僧自为人,不会饮酒。”太宗道:“今日之行,比他事不同。此乃素酒,只饮此一杯,以尽朕奉饯之意。”三藏不敢不受。接了酒,方待要饮,只见太宗低头,将御指拾一撮尘土,弹入酒中。三藏不解其意,太宗笑道:“御弟呵,这一去,到西天,几时可回?”三藏道:“只在三年,径回上国。”太宗道:“日久年深,山遥路远,御弟可进此酒: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三藏方悟捻土之意,复谢恩饮尽,辞谢出关而去。唐王驾回。毕竟不知此去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西游漫注》第十二回

(1) 重构玄奘的前世今生 (2) 玄奘的玄机 (3) 菩萨做买卖的水平 (4) 波澜起伏的水陆大会 (5)佛祖的袈裟 (6) 太宗与玄奘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重构玄奘的前世今生

 

贞观十三年,岁次己巳,九月甲戌,初三日,癸卯良辰。这一刻开始,乃是天地同 心、人间有愿,天上地下都安排好了,人心善念开启,于是天地人三才济会,龙集贞 观,东土众生获得救赎的机缘,终于凑齐。

通过这个事情,你就知道,人世间忽然一种修行法门的出现和兴起,人间只是整个事件的多米诺骨牌的最后一粒而已,决定的根源因素,并不在人世间,人也决定不了。但是人世间掌握着选择权,如果人不选择,再美好的安排也是枉然,没用。难道人很厉害吗?厉害个鬼呀,要是人厉害,就不会总是堕入愚昧狂暴狡诈等等的弱智状态了。但是为啥人类拥有选择权呢?因为这一些安排都是为了人的。

话说选中了陈玄奘来主导超度法会,我们看看他水平行不行。这水陆大会一共要七七四十九日,然后七日一会。当到了第一次七日正会,玄奘请唐王来。菩萨和木咤变化了也来参观他们作法。诗曰:超生孤魂暗中到,那就是说诵经的大会确实起了作用,这枉死城中的孤魂都出离了枉死城,来到了法会现场。诗曰:出生随意藏门开。那就是说,它们这些死鬼都排着队,然后阴间六道轮回的鬼吏们,给他们现场办公,加速流程,马上安排办理投胎事宜。

哎呦,这个玄奘法师的确不简单呀!照这进度,估计到不得七七四十九日,枉死城中的孤魂们,就会被玄奘和这一千二百名诵经的僧人给扫荡一空了。只是,这些个枉死鬼们,小说中也说得清楚,它们只是去投胎而已,也就是还是在六道中轮回,三界内挣 扎,阴间也恢复正常的运作了。让它们重入轮回,是阎王们的请求,太宗的目标。

可是你看那玄奘设定的目标是什么?看他的济孤榜文,这榜文最后一句乃是他的终极目标:“早登极乐任逍遥,来往西方随自在。”

玄奘的目标,你意识到什么问题没有?早登极乐任逍遥,意思就是跳出轮回、出离三界、登上佛国世界、就算没有正果,也做一个永生不灭的佛国百姓了。西游记中说的极乐世界,并非佛教经书中提到的极乐世界,佛经中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天国世界的意译称呼。但是任何一个佛他的世界都是可以用极乐来形容的。西游记称释迦牟尼佛在极乐世界,许多人以为谬误,以为作者对佛教一知半解。唉……

来往西方随自在,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人去了极乐世界之后,甚至还不是一般的佛国百姓那么简单,他甚至可以想去哪个佛的世界就去哪个佛的世界了!这玄奘不知道,恐怕千百年来没有几个人知道,每个佛世界的物质组成方式都是不同、时空差异巨大、甚至构造原理都毫不相干,你想去吗?先把自己彻底拆卸了,拆到原始之水的地步,然后再从新按照人家的构造规则组装自己吧。嘿,等你重新组装之后,恐怕已经完全不是你了。

读到这儿,我想你心中已经明白个大概了,这玄奘的牛皮吹的过于大了。恐怕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恐怕他是读佛经多了,记忆力又好,随便拿来两句自己觉得不错的,能表现自己水平和能力的,就这样拿来用了。

在他们前往西天取经之前,佛教已然流传到这南赡部洲。至于为什么佛教流传过来了、佛徒也不少、一般的信众也不乏其人,为何这就止不住的人世间的堕落呢?单纯只从人世间层面来说,这东土的众生愚迷、这东土的修佛之人也是愚迷中的不太愚迷之人,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比较大的原因,乃是玄奘这济孤榜文中第一句就道出的原因:“至德渺茫,禅宗寂灭。”

这句话乃是最大的原因,也是后面菩萨促使玄奘去西天取经的最有冲击力的理由。这句话是什么个前因后果?前因乃是之前在东土流传的,就是小乘禅宗,小乘乃是自度、禅宗是连自度都很困难。自度不是说自己度自己,是说他一个佛徒弟子,能解决自己跳出三界六道的问题,就已经是最高的梦想了。换句话说,人家是根本就不管别人的解脱问题的,也管不了,让他们去谈普度众生的事宜,乃是强人所难。

那东土传统的道家法门、儒家体系呢?道家法门更不讲究普度。儒家体系侧重人世间的规则,除非是极端极端极端有天赋有根基的,才会悟到其中修行的真谛,但这种人几百年、上千年才一个,颜回呀、董仲舒呀、寥寥无几。总之,人家没有这个义务。

禅宗寂灭,这句话是说,就连大众最为熟悉的禅宗,也已经终结了,在东土的那一脉已经关闭,没了。话到此处,就是说,别看东土和尚一大堆、善信千千万,懂得修行的、得真传的,俗世间已经没了。有道行的高僧,他们的衣钵是传不下去的了,比如乌巢禅师。剩下的,要么是不得途径,要么是观音院那白白活了二百七十岁的老僧一样、进了歪门邪道。

说句不好听的,从玄奘前生世轮回前的法号上就可以看出来,虽然跟其他僧人比起来根基算是最高等级,可是实际上他基本上还是土鳖一个。为什么这么贬低他呢?你要知道,他之前在佛祖面前,佛祖就称呼他是金蝉子呀!蝉是什么,就是俗称的知了嘛。

说起来这个知了,可真有意思。蝉子是什么?就是脱壳成为知了之前的知了,那时 候,它不叫知了,是蝉蛹。蝉蛹要在黑暗的土下生活两三年,一朝出土、马上破壳,然后变成可以飞翔的蝉、知了。这个过程跟修道人的修道过程及其相似,我甚至怀疑是上天特意安排这样一种生物,来给天底下芸芸众生参考。连它的名字蝉,都是禅的谐音呢。

这个金蝉子,就是说本质是金,金,乃佛之境界,就是说他有本质的佛性和质地。但是现在他只是有这个质地,还不曾羽化成 “禅”。是呀,在转生东土之前,在他跟着现在佛释迦牟尼修行之前,他已经在人世间轮回九世了,就跟钻在土里的蝉蛹一样,就是一个土鳖的形象。可惜,当他在禅化的过程中、翅膀还没有伸出来、还没有破壳而出的时候,又思想溜号,钻回土地底下去了。

这玄奘,修成了就是知了就是蝉,修不成就自动成为土鳖。而这时候的玄奘,有着蝉蛹的土气,又有着知了的炫耀和招摇之情,不土不洋。

 

 

(2)玄奘的玄机

 

菩萨无偿赠送太宗锦襕异宝袈裟、九环锡杖,太宗就赐给玄奘。玄奘穿上袈裟、持了锡杖之后,果然很有神采,当时就惹得满朝文武大臣喝起彩来,就包括太宗也喜上眉 梢。要知道这是一帮什么人物呀?这可是鼎盛大唐的开创者,而且是一群最高级别官员,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识过呀,什么高人没见过呀。袁天罡、魏征,起码这两位是天宫都去过的。你玄奘再牛,也不会如此有魅力吧?或许有人说,那是佛祖的袈裟、锡杖,所以不同凡响。可是你再佛祖的东西,来到凡间就是凡物一样。如果一件袈裟、一条锡杖就这么震撼,那佛干脆把佛国的宝物往人世间一摆,人就自动都信了,十有八九就弃恶从善了。所以不是这样的。

然后太宗特意安排这穿了袈裟持了锡杖的玄奘,像状元夸官一样,带着两队仪仗队,上到大街上行走,满长安转悠,转悠完了再回去寺里转悠。

你看那长安城的民众反响:行商坐贾、公子王孙、墨客文人、大男小女,无不争看夸奖,俱道:“好个法师!真是个活罗汉下 降,活菩萨临凡。”

怎么个意思?就是说这帮男女,无论是否相信佛教的理论,看到玄奘,几乎就亲眼看到罗汉、看到菩萨了一样。玄奘还是那个玄奘,并没有达到罗汉、菩萨的档次,差远去了。你看那化生寺中玄奘的同修们的反响:见他披此袈裟,执此锡杖,都道是地藏王来了,各各归依,侍于左右。

可能不少人看不出来这小说中这些文字描述里面,有机要和玄机。佛祖这件袈裟,做工、面料、图案,都是人间达不到的极致的精美的,关于这精美的极致,小说有非常详细的描写,两次描述,四百多字。这种极致到无以企及的精美,打开了人们欣赏的心 结。当然只有精美是不行的,那只是衣服漂亮罢了,还能怎样?

机要在于,人们因为美而升起欣赏之情,这欣赏之情,等于是人们身心中跟佛制袈裟产生了沟通的脉络。正是这一念近乎善的对美的折服和欣赏,构筑了跟佛国世界的渠道。这是第一步。所以你就知道,佛不是讲清心寡欲么?为啥为有这么极品美丽的袈裟呢?嘿,这清心寡欲是指人间低俗的欲念执着,断不是要你去掉真我之念。真正的美,乃是善的另一种呈现,真正的美,近乎善。

为什么这世俗的民众与僧侣,产生如此大的震撼?乃是等到这佛国脉络建筑好之后,非常多的佛、神等等,他们的真身光临现场了,虽然人们看不见,但是他们真的到了现场了,不断的加持着现场观众的,正因为如此,恍惚间大家似乎真的看到了罗汉、菩 萨。前面菩萨给太宗介绍这衣服的好处的时候,话头里已经点明了,只是看到那里的时候,读者都会认为是形容、是大话,菩萨说的可是真事呀:“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

七佛随身,七佛是怎么回事?过去世六佛、加上现世佛。这么多神仙驾到,何等隆重!简直是比天上任何一次大集会都重大。而且,不只是释迦牟尼佛要传度他自己的法、他的三藏真经给东土吗?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佛,甚至是已经离职的过去佛都要回来亲自参与!

白天,众人,他们看不到万神与七佛,只看到罗汉和菩萨,乃是因为凡俗民众是只能看到、感觉到罗汉和菩萨,佛不管人间闲事,他们来这儿是做比释迦牟尼传法还重大的事儿的。

晚上,僧人,他们看到的不是菩萨罗汉,他们看到的是地藏王菩萨,要知道,王乃是法王,法王怎么能称菩萨呢?地藏王应属于是身兼二职,本身境界是法王,但是在阴间面对地狱,所作只是是菩萨级别才会做的事情。换句话说,僧众看到的也是佛级别的地藏王,他们看不到七佛那样更高级别的佛,是不给他们看,地藏王以最低级佛的面目显现,虽然这不等于说他是最低级的佛。

玄奘是根基相对来说最好的,就借用了他这个干净的肉身,这些神仙们来跟东土众生先结缘来了。这也是给取经传经做铺垫。小说中说,释迦牟尼佛在西方极乐世界,从天上的层面讲,还有一个天机,暂且不提。反正是,这些事儿涉及到太多的事儿,说起来没完没了。

借用玄奘一下,大乘神佛们就此先跟东土众生结缘,玄奘也因此立了一大功,资历到这个时候,才算充实起来,要不然,以他的好大喜功爱面子,差远去了。

为何如此贬损与他?你看他,当观音菩萨显出真像,虚空中威严宝相的笼罩之下,太宗刚一问谁肯去西天取大乘经的时候,话还没落音,这玄奘就激动的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贫僧不才,愿效犬马之劳,与陛下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为了避免这任务落入他人之手,他甚至发下毒誓:“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

可是等到他回到洪福寺之后,徒弟们一说西天取经如何可怕如何不可能。他立码儿面子上承受不住,立码儿执着怕心拢上心头,居然瞪着一双大眼睛,撒起慌来:“大抵是受王恩宠,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你说这时候的玄奘,这叫什么德行?

唉,就这水平,也叫圣僧,羞不羞嘛。

 

 

(3)菩萨做买卖的水平

 

西游记小说,写什么都传神。却说那南海普陀山观世音菩萨,自领了如来佛旨,在长安城访察取经的善人,日久未逢真实有德行者。也怪不得她找不到有德行的人,你看她和徒弟变作疥癞僧人在长安城转悠,整天所言所行都是跟世间人的观念相反的。眼见得江流儿和尚玄奘法师开坛作法,这菩萨又上街了。他们带着袈裟、锡杖上街做起流动摊贩来,沿街叫卖。

这菩萨没遇见城管一个,倒是颇遇到一些擅长做买卖的有钱和尚。话说甄选高僧,不少和尚就想着带上钱钞、来京城活动活动,就能选上高僧了。但是很遗憾,他们带来买头衔的钱没用上,正不知道如何花差呢,遇上了这破破烂烂的疥癞僧两个,这俩僧人潦倒,但是手头上的袈裟锡杖看上去倒是名贵货。

别看这有钱僧修行不咋地,砍价可是真精明。一看对方俩人的潦倒模样,就寻思着这俩人肯定缺钱花。你看他如何张口:“那癞和尚,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他张口就喊人家癞和尚,你知道有多轻蔑么?你我都是佛弟子,怎么说也是同修,见面应先合十、应平等相待的嘛。他可好,这先声夺 人,跟对方拉开距离,从气势上打击压倒别人,让人家没底气喊高价。

然后菩萨张口就是天价。这愚僧一听,马上想这遇到大骗子了这今天,居然给我这么高的报价来砍,看来这价钱必定要往死里砍。但是看这癞和尚肯定不是做买卖的料,于是遮掩不住的笑起来,且看我如何以抄底价来搞掂。

那愚僧笑道:“这两个癞和尚是疯子!是傻子!这两件粗物,就卖得七千两银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许多!拿了去!卖不成!”你看他,首先贬低对方智商、再贬低货品质量、再贬低货品实用价值,让你再也没有能抬价的着力点。然后再来个欲擒故纵,不买了,让对方心里感觉自己手头的货品马上一文不值。

你看看,这有钱僧做买卖实在是精明透了,深得市井交易的精髓。换做一个普通做小买卖的,这三两句就把对方给糊弄住了。而且为了贬低袈裟的实用价值,这僧人甚至从对方也是一个和尚的角度来了一句釜底抽薪的话,那就是“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许多!”对于和尚来说,最高追求是什么?不就是长生不老、得正果成佛吗?切!少来,就算是达到最高追求目标,也不值得花这么多钱。

哈哈,你就看吧,果然如我所说,他以为这果位是可以用钱来买的。估计他师父就是这样糊弄凡俗信众,不断的让人家捐钱捐物,以换取什么进天国、得佛果的承诺的。这简直跟现在寺庙中那些法师大师什么的一模一样的水平嘛。

他以为这句话是给对方釜底抽薪,其实是抽了自家釜底的薪。他这一番自言自语、自以为得计的砍价高论,菩萨听都没听完就直接走人了。遇到这种愚昧的人精,花一粒唾沫都是白白浪费。

菩萨走着走着,就撞见了下班回家路上的丞相萧瑀。这邋遢窝囊和尚遇见大官,也不回避,大大咧咧的。但是你看那萧瑀,跟前面那愚僧的地位悬殊、高那么多,但是遇到这邋遢和尚却跟那愚僧是完全两极的相反的反应。

首先,萧瑀看见袈裟就自知是不凡之物,并不对和尚的外貌做任何偏见。和尚又开出了“袈裟要五千两,锡杖要二千两”的天价。你看人家萧瑀丞相怎样对待。人家可是有涵养,看对方开出天价,就了解人家开高价的原因,给别人肯定自己价值的机会。菩萨闻言,就知道对方心意了。但是菩萨仍然不急于说好处,却说“有好处,有不好处。” 哎,你见过这样卖东西的姿态么?并且菩萨居然还说“有要钱处,有不要钱处。”为何菩萨如此说?这是买个破绽。把萧丞相领到了三岔路口。然后菩萨细述了好和不好,要钱和不要钱的理由。

萧瑀一听,知道这人不是脑子进水,而是遇到高人了。这萧瑀也不考虑自己丞相的身份,也不看对方的穷样儿,下马便施礼。口称“大法长老,恕我萧瑀之罪。”就是说萧瑀为自己开始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跟他说话而道歉!

并且萧瑀就直接说想这袈裟给做水陆大会的玄奘法师用。然后就直接带着这潦倒贫僧去见皇帝!你就想想吧,这皇帝可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么?但是萧瑀为什么当即就决定这么做了?因为萧瑀看人不是看外在,而是看对方的道德层面。他听闻对方的话,就知道对方是个有资格直接跟皇帝说话的贵人!萧瑀如此器量,菩萨心中也很愉快。

太宗见萧瑀引着两个疥癞僧人,立于阶下,唐王问曰:“萧瑀来奏何事?”萧瑀就说明原因。太宗很高兴,就问那袈裟价格。菩萨依然报出最高价。太宗就跟萧瑀一样,询问袈裟与锡杖为何这么值钱。菩萨就更加详细的道出了这袈裟、锡杖的真实来历。你看这唐王与菩萨,一个坚决不要钱,一个坚决要给钱。跟那愚人全然相反。其实呀,就算这袈裟可以售卖,那愚人就算富可敌国也不会卖给他,世上的多少钱财也无法跟这佛国圣物相比。

你看这菩萨,见愚人,不说话;见君子,说真话;见真人,说天机。话说这小说,为何极尽文笔描述这佛祖袈裟?天上的衣服就是这么漂亮。

话说这修佛修道不是要求不执着这有形的漂亮的东西吗?你看那和尚,穿的都是土色、灰色的衣服,连头发都不留,什么都不能执着。按这道理,这修到最后到了天上,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只有存在的一念而已……

太多东西,上面跟下面是反的。就看这菩萨这一天反常的样貌和言行,你就应该有所醒悟了,那天机,真的不是用寻常的观念能测度的。

 

 

(4)波澜起伏的水陆大会

 

玄奘主持水陆大会,到了第七天,太宗他们去听讲去了。菩萨他们也去了。大家看玄奘讲的天花乱坠、群众也听得喜上眉梢,气氛相当好。正当此时,这变作癞和尚的菩萨又一次大大咧咧的跑到玄奘呆的台子上头,众目睽睽之下,拍着桌子毫不客气的质问玄奘:“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

你看那玄奘闻言怎么着?这大庭广众之下,受这等羞辱,他当即面红耳赤、怒上心头?没有,他当即大喜!你说这玄奘是不是反应不正常呀?他这么爱面皮的人儿,怎么能受得了这等羞辱?跟你说吧,这才是他真实的反应呢。

古代君子、有涵养的人,的确是听到别人指出缺点、不足,会非常高兴的。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哎呀我这一直都看不到的缺点、一直都不知道的毛病,终于有人当面指出来,这终于有了改善自己的机会了。

这也正是前面菩萨所言之“见善随喜”。你看那萧丞相,你看那太宗皇帝,也都是看见好人、看见高人就高兴的不得了。你可能不知道为啥他们高兴,因为呀,他们的身心,是干净的、不淤滞的、是能直接跟善能量沟通的,这菩萨走到哪里,她不言说之中,就把自己周围的时空给净化了。要不人家怎么叫大慈大悲普渡慈航呢!但是呢,心智不开窍、身体污浊之人,这份纯净和能量他们感觉不到!而这三个人:萧瑀、太宗、玄奘,全部都能感受的到,所以他们

马上就心情愉快的不得了。能否见善随喜,真是判断一个人根基好坏的简便易行的好办法,千百年来,百试不爽。

那我前面不是说玄奘爱面子?对呀,可是,可是,那是他作为一个修炼之人,作为一个已经开始定下取经志愿之后,他马上就遇到的关卡和考验了。

玄奘闻言大喜,还跟菩萨喝问的话,有着莫大的关系。你看那菩萨所问之言:“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 乘’么?”想都可以想的出来,这癞和尚拍着桌子咚咚响,然后脸皮几乎就贴着玄奘的脸皮了,然后估计吐沫星子都溅到玄奘脸上去了。可是就这么几乎是零距离的斥问,那菩萨问的却是“那和尚”,她应该问“这和尚”才对呀!“那和尚”,那和尚是哪一个?莫非,莫非,莫非是玄奘背后的一个看不见的和尚……

菩萨喝问那和尚的这个里面的玄机,我就不敢多说了。就直接跳过,说后面的吧。菩萨说: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玄奘正是听到这句话,才喜上眉梢的。为何他如此高兴?因为他前面的济孤榜文中开篇就已经点出“至德渺茫,禅宗寂 灭。”禅宗即是小乘,然而玄奘所说这个禅宗,不只是禅宗这一法门的禅宗,乃是指的所有小乘佛法。玄奘到这个时候为止,他是清楚自己修的是小乘法门的,而且他也非常清楚的是小乘已经走到末路了。

像他这样有真修之心的和尚,看到这种状况,肯定是希望寻找到更高法门去深入修下去的。但是以他当时所处的环境和社会,应该是根本就遇不到更高的明师了。为何?因为要想继续往上,那就必须得有大乘法门。但是东土,到这个时候,是从来没有大乘佛法门传入的。

但是这时候玄奘,心态还正是毛毛躁躁小伙子一个呢,听闻人家说到大乘,知道终于遇到明白人、遇到天门开。他狂喜之下,不顾体面,居然一个飞身跳过桌子,拱手请教这邋遢和尚:“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见前的盖众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

然后这癞和尚就说出一句惊骇俗僧的话来,菩萨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 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禅宗的法,连超度亡灵的能力都没有,那些崇信禅宗的朋友,听了是否慌张?禅宗之法,只可浑俗和光,换句话说也就是做个常人中的高尚一点有涵养一点平和一点的俗 人,是否让禅宗信众听了烦躁不安?前面玄奘甚至写到“禅宗寂灭”,让人火冒三丈不?

你先别恼火,应该恼火的是玄奘、太宗他们才对。为何?因为这和尚明言,你们这小乘信众,不可能超度亡灵的。那这水陆大会不白做了嘛!那阎王们央求太宗举办水陆大会,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东土没有和尚有这水平?

其实不用我说,您也知道,这法会已经成功达到目的了啦。不是小乘没能力超度么?当然没有,那是菩萨、佛祖锦襕袈裟来到长安,并且很多佛都来了,甚至可能释迦牟尼佛都来到现场了,是他们这些大神,这些真正有能力超度枉死者的神仙在真正的做超 度。别说玄奘,就是大乘佛法的弟子们、也不会有一个人有超度能力的。他们能做的,就是诵经、发出虔诚的慈悲众生的心念,也就这些了。但是需要他们的行动、需要他们的真念,因为他们这是在请求诸佛、众菩萨来帮忙。

“法云容曳舒群岳,教网张罗满太空。”这句诗就是呈现的众佛在长安大唐国的天上地下消除鬼魂的罪业、疏通天地的脉路,如果有真眼能看见,你就会看到,这是多么壮观、多么神圣庄重的场面了。

 

(5)佛祖的袈裟

 

佛祖交付袈裟给观音菩萨的时候,小说并未多描述这袈裟。一来是好处要留到关键时候说,一来则是,在天神们的眼里,这袈裟再神奇、在他们的境界来看也是自然的、平常的、应该的。但是面对这凡世的帝王唐太宗,菩萨却详细讲述了这锦襕袈裟的天机。

按道理说,这和尚穿的袈裟,应该是低调的风格、不惹人执着心起的颜色质地。修行嘛,以去执着为要,以起执着为害。你看那出家的男女,抛家舍业、连头发都不要了,就是追求一个舍字。可是你看那天上的神仙们,个个珠光宝气、衣衫光鲜、浑身的宝物件件都是价值连城。

就说这佛祖的袈裟,观世音菩萨都介绍了什么。首先是功能,这袈裟全然不是一件普通的高档次衣服这么简单,他是有着非比寻常的功能的:“龙披一缕,免大鹏吞噬之灾;鹤挂一丝,得超凡入圣之妙。”这可说的是动物,还不是人呢,能沾一下就能避免天敌、出离三界。如果是有资质的人穿上了 呢,“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可是这么多好处,得首先是有资质拥有他的人才能享有的,没资质的人不是穿不上,而是穿了他跟穿上一件凡间普通衣服一个鸟样。

然后菩萨又详细描述了这衣服的制造历史和构造,以及附带的名贵饰物等。且不说全都是天上的材质,菩萨说了半天,关键一个事情,那就是这袈裟有着非比寻常的“神气”。你看菩萨都用到什么词汇来反复描述这“神气”:飘光、宝艳、红雾、彩云、玄光、宝气、灼灼、仙气、祥光、虹霓,一共十个,共描述出来袈裟的:颜色、光泽、 晕、气。这仙气不是光芒,是观者的感触、第六感,你能感触到他,并且能感触到他看不见的弥漫,直达天庭、“条条仙气盈空,照彻了天关”。这祥光,断然不是依靠亮度来吸引人的,不像我们说的那种激光那种霸气外露的强悍,但是显然比激光更有广度、更有深度的波及力,“朵朵祥光捧圣,影遍了世界。”这种光,没锐气、能照彻世界,这儿菩萨说的世界,不是人世间的世界的概念,乃是她境界所认为的世界,是我们的宇宙。

还记得圣经中的《创世纪》,神首先说的是: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创世纪第二句是: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第二句的光,跟第一句的光不是同一个光。第一句的光组合创造出了第二句中的光和暗。第二句乃是中国人习惯的概念:阴阳,第一句乃是中国人习惯的概念:太虚、无极、道。

圣经中《创世纪》一篇,内容应有遗漏,因为每句话之间,上面层面的话,下句忽然就断开了下落到下面的层面。但是不管怎么说,其中的真意跟中国古典圣籍中所描写的世界构造是一样的。这菩萨用尽了关于光、彩、气的词汇,是希望向太宗、向凡世间的民众传达那种神圣的、高层面的内涵。菩萨所说的这诸般“神气”,乃是各种神仙、各种神灵的法力体现到人类这个层面之后的显影,神仙没有人类层面的身体,他们最多只能以这种光影的方式,来让世间人类感受。如果他显现出来真身真形,那只能是非常非常非常特殊的关键时刻。

菩萨说这种光能彻照整个宇宙,是很神奇、很不可思议是吧?我们的宇宙,就是人家说的那种光构成的,菩萨说这种光能彻照整个宇宙,那当然毫不稀奇了。玄奘穿上袈裟之后,“辉光艳艳满乾坤,结彩纷纷凝宇宙。”这句话的意境现在您应该完全能了解了,并非虚言、不是形容、这句诗是写实来的。

玄奘受佛袈裟之前,小说写诗道:“万里长空淡落辉,归鸦数点下栖迟。满城灯火人烟静,正是禅僧入定时。”开始首日水陆大会之后,玄奘获得佛祖袈裟,小说写诗道:“日落烟迷草树,帝都钟鼓初鸣。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前寂静。上刹辉煌灯火,孤村冷落无声。禅僧入定理残经,正好炼魔养 性。”玄奘决定西天取经之后,小说写诗道:“影动星河近,月明无点尘。雁声鸣远汉,砧韵响西邻。归鸟栖枯树,禅僧讲梵 音。蒲团一榻上,坐到夜将分。”这是玄奘修炼打坐中的三层境界,他每立下一个功德 之后的修炼进境之变化。

万里长空淡落辉,日落烟迷草树,都是内心清净下来的表现,修行人理应如此。影动星河近,却是去掉迷执之后、去掉迷障心智的业力之后,身体净化、清朗,豁然见天开的境界。归鸦数点下栖迟,叮叮三响断人行,归鸟栖枯树。玄奘内心污浊的执着就是乌鸦,从不知如何处理到可以正确的放下它 们。归鸦数点下栖迟,就是知道应该放下,但不知如何放下的犹豫迷茫与恋恋不舍。归鸟栖枯树,乃是在佛力加持之下,成功的“炼魔养性”了。满城灯火人烟静,人的一面淡化虚弱下去;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前寂静,凡俗人的一面彻底安静下来;雁声鸣远汉,砧韵响西邻,佛子归途如雁行归路,人的一面睡去之后,在归途的天空、不息不止的前行。影动星河近,月明无点尘。上刹辉煌灯火,禅僧讲梵音。天国的壮阔辉煌与美妙,终于向真修者洞开!

别看玄奘修行那么多年,只是在正式结了佛的衣之后,才真的上了修行的正道。“炼魔养性”乃是这本质飞跃的标志。在佛的加持下,观音的引导下,他这才正式成为佛祖的徒弟。

玄奘是佛祖的弟子吗?衣钵衣钵,他受的是佛祖的衣、托的是太宗的钵。

《西游记》以如此诗意的笔法描写修行的进阶与境界,太优美了,千古一绝。

 

 

(6)太宗与玄奘

 

太宗等人考察修行的等级,不是按照衣着外貌和出身。选中陈玄奘,不是因为他是官二代;郑重倾听疥癞僧,没有在意他的外在。对玄奘和这怪僧,都是看重他们的修行和层次。尤其是当疥癞僧以狂颠之态道白自己有解脱众生的大乘佛法,太宗非但没有介意他的癫狂,反而大喜过望,狂喜之余、还极其有涵养的端庄了样貌形容,才开口询问这僧人。太宗正色喜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于何处?”菩萨道:“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

这个大西天,断然不是大西方,也不是大西洲。谁都知道小说中的天竺国、雷音寺在西牛贺洲之境地。菩萨说的这个大西天,莫非就是西牛贺洲?断然不是。等到过了流沙河,等到过了五观庄,咱们再来探究一下,这个大西天到底是哪里。

同样是听闻有大乘佛法,比一下玄奘听闻疥癞僧提及大乘佛法的轻浮反应,你就知道,这皇帝真不是盖的,比起修行人玄奘,还更有个人修养和内涵。如果把玄奘的济孤榜文跟太宗的御制榜文放在一起,更加能说明问题了。

太宗道:“你可记得么?”菩萨道:“我记得。”太宗大喜道:“教法师引去,请上台开讲。”你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是在做多么隆重的大事情,就凭疥癞僧这几句话,太宗居然马上能决定让这法师替代玄奘了。或许你以为是这疥癞僧话说得够大够唬人,以为太宗耳根子太软太草率,以为小说作者为求效果写得太假太离谱,那实在是用凡俗人之心去看这个事情了。

要知道,这是能挥挥手就解救全世界人的、法力无边的观世音菩萨啊。她说话的底气,可不是你我这等凡俗的底气,她说话的底气,可是只要她愿意,她这一句话就让整个三界马上散架、一句话就让三界众生自愿的马上解体,绝不是一个凡俗人在这儿吹牛 皮,或者是俗世强人那种胸有成竹。

修行之人为什么会斩钉截铁的走上修行的路?因为他们从佛法中、被那无形的、也感触不到的道理,给折服得心悦诚服,自觉愿意遵守。这是外人感受不到的无形。而当菩萨本人化身常人站在这里跟你说话的时候,那就不是感受不到的无形了,那是她的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眼儿,都能折服天地间一切生灵,包括你的心智、你的身体、你的每一个细胞,让你充满喜悦、让你心中敞亮、让你的全身心,都在跟随她的言语。

其实到这时候,在万千神仙的努力之下,超度的水陆大会的任务早就提前完成了,剩下一帮子和尚再念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了,耽误时间、浪费钱财。所以还是提早结束吧,于是就早早收场了。

水到渠成,于是在人愿也齐备的情况下,菩萨就果断收场,带了木咤,飞上高台,遂踏祥云,直至九霄,现出救苦原身,托了净瓶杨柳。

观世音菩萨给大唐国众生显示了一个超级华贵漂亮的形像,乃是为了与东土众生结缘。为什么?她留下的形像,自然是她的因素构成,然后这人间画圣吴道子,吴道子乃是深有道行之人,擅佛道、道教人物画,画圣自然能传神出来菩萨的慈悲、高贵、让人尊敬的深层因素,这形像广传开去,人人心中都留下菩萨之形像与崇敬之心念。

这样,世间人众只要提到菩萨名号,心中便自然浮现出这菩萨之形像,这不就是把观世音菩萨名号赋予了形像的内涵么?这形像,又对应着真实的观世音菩萨。只有当到自此之后,一般民众,就算你不相信佛菩萨,只要能提到名号之时、心中有崇敬和敬意,足矣。就凭这一点点的敬意,菩萨他们就可以真正的给予你福报与看护了。

小说如此写道:“太宗即传旨,教巧手丹青,描下菩萨真像。旨意一声,选出个图神写圣、远见高明的吴道子。──此人即后图功臣于凌烟阁者。──当时展开妙笔,图写真形。”其中“此人即后图功臣于凌烟阁 者”一句,应为后人谬误加入的。跟太宗同世的伟大画匠应该是阎立本。只是,阎立本、吴道子,都是有道行上的资格绘制菩萨的,这一点断然无误。

所以说,小说中为什么会如此细腻的描写了菩萨现像、又连是什么样的画家绘下菩萨这种可以一带而过的小细节都不放过的原因,因为其中的确有深意,深意的契机就在“图神写圣远见高明”这八个字上。

再说玄奘在太宗刚一宣布开标的话音未落,就抢先一步,拿下西天取经的任务。太宗要求与玄奘结拜兄弟。你以为这皇帝能是随便给跟人结拜兄弟的吗?一国之内,再无第二人有此份量和身份跟皇帝对等的了。并且玄奘的外公乃是太宗的臣子、老爸是太宗的臣子,从年龄从辈分上都是俩人并不对等的。

从人世间的层面上讲,太宗这是为玄奘西行开道。为什么呢?因为玄奘成为唐王义弟,所到的国家,君王都起码以唐王的代表来礼遇玄奘,如果哪个国家跟玄奘过不去,就等于跟大唐国敌对。这个事情玄奘可以想不清楚,那些他路过的每一个国家的皇帝,都心里清楚的很。

从修行人的层面上讲,唐王身上系连着大唐国的每一个众生,唐王玄奘义结金兰,玄奘身上就同样系连着大唐国每一个众生了,这是等于说把全部大唐国众生的希望,都寄托给了玄奘。这一点玄奘自己心里是清楚的,所以他马上说:“陛下,贫僧有何德何能,敢蒙天恩眷顾如此?我这一去,定要捐躯努力,直至西天;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

从人的层面上,太宗保护玄奘,从修行人的层面上,玄奘保护大唐国。太宗根据菩萨所说的话“西天有经三藏”,钦定了玄奘取号“三藏”。什么是三藏?经、律、论,是为三藏。跟您说一个绝不可言传的、绝密中的绝密,菩萨与太宗,已经等于告诉了读者和玄奘,他将要取回来的,绝不可能是真经!

 

(第十二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播音者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TXT文本下载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章回视频播客 篇节视频播客 iTunePodcast 文本(上)(下) 光碟/打包下载   云盘共享群    章回豆单   篇节豆单(上)(下)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